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会祥网络易家

为文而博 为友而网

 
 
 

日志

 
 
 
 

破析信天“迷航”的6大病因  

2006-10-12 06:2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析信天“迷航”的6大病因

 

罗会祥

(出处:中国宽带)

 

上海信天通信有限公司陆旭辉辞职,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笔者对人事变动本身没有兴趣,正如上海电信的“外交辞令”所说,“领导的正常调动有什么好讲的”?是的,领导来也好,去也好,没有什么好讲的。可是,透过陆旭辉离去的表面现象,分析一下信天的生存状态,破解信天受困于中国电信市场的无奈,就大有讲头了,也很有必要讲一讲。

先讲信天的现状。

信天是中国境内第一家中外合资电信企业,也是唯一一家中外合资的电信运营服务商,按国内的“惯例”,“第一”总是占尽先机,尽得其利。可是,种种消息表明,信天的日子很不好过。在正式运营的第一年,信天没有签下一个合约,销售业务为零收入,此后的两年一直陷入亏损困境而不能自拔。

论合资双方的实力和资源优势,信天上有政府的鼎力支持,下有上海电信、AT&T上海市政府全资公司“上海信投”的股份,可谓得天独厚。然而,信天犹如一只猛虎掉过了土井里,难以施展拳脚,默默无闻地苦苦挣扎,这究竟是怎么了?

再讲信天的病因。

信天为何出现出现病态?原因错综复杂,归纳起来,主要病因无非以下6种:

 

一、先天不良

要说信天的诞生是先天性不良,根源就在于它是“第一”。美国AT&T公司来得太早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上海浦东刚一开发,AT&T就捷足先登,急不可待要进入中国电信市场。尽管上海市政府的开放意识很超前,高起点大手笔引入外资,可是,电信企业的开放不是一地一企业可以独断专行的。所以,直到2002年,信天在上海呱呱坠地之时,依然还是尝试性的突破禁区,有关电信的开放政策还模糊不清。当时,上海电信的态度是,合资成立信天,是为了执行上面命令,并非电信本身的意愿。作为信天的总经理,陆旭辉直到离职,也没有看清中国的电信市场。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信天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进亦难,退亦难。

 

二、生不逢时

业内人士都知道,信天成立之际,已是全球范围内的电信和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此时,中国电信以及网络市场跑马圈地已经尘埃落定,网络接入市场的蛋糕也各有所属。AT&T的目的是,通过信天向中国内地主要城市的商业客户提供管理数据网络服务(Managed Data NetworkServices)。开业的时候,陆旭辉就旗帜鲜明地表示,信天的目标就是为浦东的跨国企业提供与世界其他主要城市同样选择、同样质量和同样可靠性的无缝通信服务。遗憾的是,信天虽是第一家合资电信企业,但已经姗姗来迟,错过了中国电信市场原始积累的大好时机。信天把主要业务定位在互联网接入服务上,即使拥有后发制人的魄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在浦东,信天的处境很尴尬,主要服务对象是跨国公司,可是,直到2004年,投资浦东的外商大多只是“办事处”,中国本土跨国企业则更少,信天的用户还不能构成足够的赢利规模。

 

三、各怀鬼胎

上海信天的股份构成比例为:AT&T持股25%,上海电信持股60%,上海信息投资公司持股15%。从合资一开始,中外双方便貌合神离,在利益分配上各怀鬼胎。据上海电信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其实电信并不指望信天能给它带来多大的收益。作为最大的股东,上海电信不希望信天给他带来收益;作为急欲进入中国电信市场的外来者,AT&T执意不肯让合资企业冠上AT&&T的名字。双方的分歧说到底还是“利益”的冲突。AT&T获得了合资电信企业的管理权,这是许多外国电信公司梦寐以求的,但是,在上海市场上,如果把利益让给了信天,等于是上海电信的肥水流入了外人的田里,岂不是犯傻?一开始,美方误以为,信天定位于IP宽带网,主要对手应当是网通,网通也是电信的对手。滑稽的是,AT&T后来发现,信天的竞争对手不是网通,而是大股东上海电信。弄清了这个关系之后,AT&T徒唤奈何之余,便是信天不可拒绝的苦果。

 

四、血缘冲突

合资公司两套人马,在管理方式上发生冲突,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信天也不例外。信天由中方控股,运营销售则由美方负责。在管理层的权力分配上,一直都是中外合资合作谈判的焦点,信天财务总监握在中方手中,总经理、营销副总经理和技术总监则让给了美方。中方控股,态度取决于上海电信,而上海电信恪守着一个不成文的“原则”:培养信天,就是培养竞争对手。所以,信天董事会的血缘冲突很难化解,三大势力暗中角逐,从根本上制约了信天的发展,甚至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本动力。

 

五、政策瓶颈

在我国,电信的政策既然制约外资的进入,自然也会限制中外合资企业的发展,这是公开的秘密。从合资到现在,信天一直没有拿到自己所需要的营业执照。本来,它希望从基础电信服务切入,在浦东提供所有的通信服务,可是,它所得到的经营许可,只是“有业务范围和区域范围的试点”。受营业执照的限定,信天的业务只能局限浦东,不仅不能为跨国企业提供全套通信服务,而且拓展地域的计划也成了泡影。陆旭辉认为,中国电信市场的“开放,目前还停留在“原则上”和“文件上”。其实,他不是看不懂,而是很无奈,除了政策的不透明,还有监管的不规范,再加上政府的干预,一个孤军作战的外来经理人,纵有三头六臂,也很难有所作为。AT&T也没办法,没有牌照,很多业务不能做,比如,电信主干传输业务不开放,只要上海电信不开口,城域网再先进,外资企业也无法接入骨干网。信天的业务做不大,AT&T也就不敢在国内大规模投资。所以,在今年高达近9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计划中,AT&T不得不把中国市场排除在外。

 

六、坐失良机

在信天受困的同时,国内增值电信业务领域基本放开,1万余家增值业务提供商短兵相接,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而信天只能隔岸观火。观察人士分析,目前的普通数据和语音服务已经产品化,其价格下降的同时,边际收益也在下降,利润空间非常有限。不管是无线增值服务还是有线增值服务,能提供的收入也是有限的。信天坐失良机,回天乏力。

 

其实,信天现象并不是孤立的,从电信市场看,无论是率先进入的英国大东和美国AT&T,还是相继进入的法国电信、西班牙电信、澳洲电讯,这些外来的电信公司一直都在市场的边缘游荡,处境都不容乐观。因此,有人断言,由于“模糊政策”和“不透明市场”风险过大,中国基础电信业务市场仍不具备大规模投资的价值,外资直接介入基础电信运营仍然有待时日。

从中外合资的成败得失看,在我国,合资企业更是充满变数,外资也并不是什么“救世主”。合资之日,便是亏损之始,在国内不乏其例。本来,合资双方都是想抱个金娃娃,才喜结良缘,但是,捆绑不成夫妻,各怀鬼胎的合资是不会实现良性循环的。合资企业往往存在一个弊端,合而难融,食而不化。合资以后,如果企业内部存在许多问题没有解决,合资以后将会更加严重。国有企业管理制度弊端多多,不能适应合资企业的发展,合资企业也没有现成的蓝本可以照搬,外国的管理模式也不能完全适应中国国情,公司内耗严重,痛失市场良机,到头来两败俱伤。

随着电信市场的开放,最终,会有越来越多的外资公司选择独资方式,参与中国市场的竞争。中国电信企业只靠“政策”和“文件”来维持自身的竞争力,也是不会长久的。信天只是一个例子,它暴露了合资企业的病根,也折射出了国有电信企业的顽症。医信天之病较易,美方可以撤资,中方可以转让,树倒猢狲散。医电信顽症很难,既得利益的垄断者没有“文件”和“政策”的庇佑,还能欢乐到几时?

  评论这张
 
阅读(9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