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会祥网络易家

为文而博 为友而网

 
 
 

日志

 
 
 
 

牯牛降婺源四记  

2006-10-19 10:52:1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牯牛降婺源四记
罗会祥
 
   跟旅行社赴皖南和赣北采风,整个的感觉是,交付了昂贵的费用,让旅行社给“绑架”了,不想看的也得看,想看的连影儿也不见。好在,也是新作协的第一次“外事”活动,走马观花,别有一番意趣。大家又都是性情中人,快言快语,少不了乐呵乐呵,倒也值得一记。

                  
秋浦记惑

  吃过早饭,从石台去牯牛降,太阳刚刚升起。秋浦河在车窗外漂流,一直漂下去,秋阳下,山也养眼,水也养眼,满目的翡翠看也看不够。
  昨天中午,一到秋浦胜境,小吴就问,李白的那些行踪在哪里呢?身边的导游没有作答,我斜了她一眼,知道李白吗?她满腹经纶的样子,李白怎么会不知道。接下来,我们等着听她的下文,可是,直到游罢3500米长的大王洞,又从800米高的山上下来,导游一个字也没再提李白。
  大王洞是可看的,规模宏大,景观丰富,只是,看过了桂林的七星和芦笛,再来此地观洞,已无新鲜感了。何况,我也在惦记在李白呢!
  看罢大王洞,路过秋浦河边,见一漂流渡口,大家不约而同,急喊停车。秋浦河的水很诱惑,更诱惑的是那河上的乌鸦排和皮筏,老方叽咕一句,我们应当上去漂流一下。我心里也想,而且想象着,顺流而漂,重温诗仙的旧梦,何其浪漫!我想,其它的几位兄弟也会这样想,尤其是诗人高峰,没准还想跳下去,打捞李白的诗魂呢。可是,想也没用,这不在旅行社设定的项目之列。导游催着上车,我们眼巴巴望着逝去的秋水,作别了那一河的诱惑,钻进了中巴。夜宿石台,没有故事。
  今天一早上路,直奔牯牛降。车行山水之间,山路弯弯,秋浦河长长,路与河相傍,山与水相绕,如诗如画,我们也成了画中的一景。牯牛降在那遥远的前方,在这无聊的时空里,思绪一片迷茫。
  秋浦,皖南的一条无名之河,何以吸引李白三番来此?《秋浦歌》整整17首啊,用一个地名为题,写下如此众多的诗篇,足见诗仙与秋浦的不解之缘。秋浦因《秋浦歌》而名扬天下,从此成了一条诗的河流,自唐以来,无数诗人慕名到此,留下了无数名篇佳句,传颂至今。直到今天,虽然写诗的比读诗的还多,而秋浦依然不减诗的魅力。
  就在我们之前,南京《青春》杂志社曾组织一个作家采风团,与池州的文友一起,到石台漂流秋浦河。他们沿着李白的行踪,闯险滩,穿礁石,冲激流,点篝火,吃烧烤,吟诗作赋,好不快哉。
  而今,我们穿过秋浦,一行人也是采风的作家,却未见李白的行踪,实在是令人困惑的一大憾事。

                    
婺源记误

  出发前,一位朋友提醒我,到婺源,要去理坑,而不是李坑。一到婺源,头一站就是李坑,这是旅行社定的,无奈。
  婺源打的旗号是“中国最美的乡村”,而李村的幌子是“小桥流水人家”。宏村没打“之最”的旗号,谁也不能否认,它是“中国画里的乡村”。说实话,看过宏村,再看李坑,已是多余。都是阡陌田园古村落,都是粉墙黛瓦马头墙,论村落的规模,论古宅的格局,李坑都难望宏村的项背。要说小桥流水,李坑又少了同里的水韵,不可相提并论。
  按行程,第二天的景点有彩虹桥,在婺源县城紫阳镇一住下,我就打听清楚了,从彩虹桥往上走15公里,就是仕宦名村理坑。我提出要去理坑,导游说,行程上没有,她当不了家。老方我们几个一合计,都同意另加汽油费和门票,去看理坑。可是,不管我们怎么说,硬是没去成。
  不是时间不够,第二天吃过早饭,已是八点半,太阳升得老高了,炎炎的冒火,我们尚未出发,一天的景点全部看完了,才中午一点多钟。去理坑就是打两个来回,时间也绰绰有余,我们额外认油认门票,为什么就去不得?
  在婺源,看的是我们不想看的,比如那个新修的萧江大宗祠。想看的,都与我们失之交臂,比如,思溪和延村就在去彩虹桥的路边上;比如,古文化生态村晓起就紧挨着江湾;比如,严田古樟和鸳鸯湖都是去景德镇的必经之地。这些景点才是婺源的精华,很值得一看,只要让我们自由活动一下,步行过去,自掏腰包,也可抚慰一下心中的欲望。
  更遗憾的是,没去理坑。到婺源不到理坑,等于没到婺源。在我珍藏的1989年版《中国交通旅游地图》上,婺源的旅游景点只标注一个,就是理坑,并且冠以“明清古建筑群”。在那个年代,中国地图出版社认定的旅游景点,都是历史淘洗出来的精品,也是举世公认的名胜。不像近些年来,村村寨寨竞打旅游牌,人为生造出五花八门的“古迹”,变着法子掏腰包。
  李坑与理坑,一字只差,误了我们婺源之旅的向往。可叹!

                   
瓷都记雨

  一到婺源,当地人就说,两个多月没下雨了。难怪,天地之间犹如一个火盆,头上冒火,脚下发烫,大有热锅上蚂蚁的感觉。看看同行的兄弟姐妹们,个个身上都跟水洗的一样,衣服全部汗透。想想看,在这样的环境里看风景,是个什么滋味?就是这样,我们穿行于山水之间,匆匆结束了婺源的行程。
  离开彩虹桥的时候,乌云罩顶,飘起了丝丝细雨。心想,下吧,使劲下吧,反正我们也看完了,就把焦渴的婺源大地浇个透吧。谁知,转眼之间,乌云散去,雨丝儿没有了,头顶上又是阳光灿烂。
  留在婺源的,是遗憾,从婺源带走的,还是遗憾。婺源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不是“中国最美的乡村”,而是“中国最热的田园”。38℃的高温,硬是让我们撞上了,讨厌。
一路晕晕糊糊,过了严田古樟,过了鸳鸯湖,车都没停。风景虽好,人无缘,拜拜了。
  不知不觉间,忽听导游一声喊,“景德镇到了”。赵阳随声大喝,“好啊!”他这一嗓子喊得中气十足,不亚于花脸袁世海的叫板,且已成为采风团的流行语。一路上,只要见到好风景,听到精彩段子,总会有人吆喝,“好啊!”
  景德镇是预定的终点,集天下瓷器精华于一地,不管买不买,饱饱眼福也是很好。中巴直接开到瓷器一条街,把我们扔在停车场,导游说,五点在这里集合。下得车来,再转身一看,中巴一溜烟驶去,几个转弯就不见了。
  脚踏在瓷都的大地上,才切身感受到,婺源的热已算不得什么。整个瓷器一条街,都在冒火,那热浪从头上扑来,从脚下扑来,从四面八方扑来,不知从什么地方扑来,煎熬着我们。毕竟,瓷都有着一种诱惑,再热也还是要逛的。
  一家一家商铺看下去,各家的瓷器都有主题,琳琅满目,令人叹为观止。几个圈子兜下来,已是眼花缭乱,却还未逛一半。那个热啊,就像钻进了炉膛,自己成了被烧烤的瓷器。最渴望的是下雨,灭一灭难耐的暑气,可是,天还是那样的天,白炽一片,不敢睁眼。
  中巴还没回来,我们就等,等在十字街头。天可怜见,突然涌来一片乌云,遮住了阳光,遮住了酷热。天若有情天亦亲,两个多月未下雨的赣北大地,骤降一场中雨,也算是一个惊喜。秋后之雨,下得有点急,顿生凉意,烦躁的情绪好多了。

                    
渡口记餐

  回程从安庆过江,路上没有旅行社的定点餐馆,导游忙活了一早上,与家里的老板联系,中午在哪吃饭。最后定在什么地方,我没听进去,也懒得问。我提议,过了江就上高速,一定不要在服务区吃,要吃就在江南吃。高峰立即叫好,还说,路边的农家乐最好。
  到了渡口边上,有一像模像样的大酒店,领队的汪主席下去瞅瞅,回来说,很好,就在这吃了。他还特别强调一下,旅行社的标准如果不够,超出的部分由作协补,大家吃饱吃好。
早已不是饥馑年月,大家也还都是公职人员,虽未吃过皇家盛宴,倒也隔三差五揩揩公款的油。何以强调要吃饱?事出有因啊。
  出发后的第一天早餐,是在石台吃的,一人一个馒头,老胡比划了一下,只有鸽子蛋大;一人一小碗稀饭,10个人还没盛完,盆就见底了;一人一根油条,只有筷子长,比笔管略粗一些。风卷残云,桌上的早餐一扫而光,伍大姐嚷着没吃饱。没吃饱也没有了,大家悻悻然踏上了旅途。
  上午游牯牛降,没到10点,小吴就饿了,依然没失了幽默,学着金寨山里人的发音,“饿得头晕!”当天晚上,住在紫阳镇,吃罢晚饭,高峰喊我们到街上遛遛,在一个小摊上坐下来。五个人,一箱啤酒喝完,不够,再加四瓶。小吴叫着,不能喝了,喝不下去了。高峰买单,把小吴灌了个饱,妙哉!
  就快到家了,不能再让大家饿肚子了。中午在渡口就餐,酒店客人很多,内里的设施也很好,未曾开口,先就有了好心情,多了一份信任感。点了11个菜,荤素搭配,一一上来,色香味俱佳,个个食欲大增。正好还剩一瓶酒,分到最后,竟然把酒仙赵阳给漏了。幸亏老方发现得及时,于是,大家竞相把酒分给赵阳。崔玲小姐依然没忘打趣,我不喝,喝了你们男士就更不过瘾了。
  这顿中餐,赵阳吃得很开心,吐露了真言,这顿饭才算放开吃了。好在行程不长,否则,要把兄弟们折磨得面黄肌瘦,如何向他们的夫人交代?一结账,大出意外,10个人饱餐只吃了160元,比旅行社的标准仅仅超出10元。我估算了一下,要在六安,那餐饭菜没有300元,绝对拿不下来。本想报出渡口那家酒店的大名,又怕人家讥我是托,还是免了吧。幸运者路过那里,能到那家酒店品尝一下,自然就明白了。
  本来,听说旅行社安排“最后的晚餐”,到六安一联系,没那回事,大家只得各奔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85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