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会祥网络易家

为文而博 为友而网

 
 
 

日志

 
 
 
 

年轻的罗老师  

2007-11-16 07:56:58|  分类: 以文会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的罗老师

《四维阁文钞/微言集序》

赵阳

 

  认识罗会祥老师很早了。二十多年前,我还是安丰塘畔的一个文学青年,而他已经是六安地区颇有名气的作家了。当时他到安丰塘采风,与我的父亲煮酒对饮,三杯两盏之间引为知己。对于往日只在报刊上看见名字的作家,突然见到了真神,我很有些自卑,便躲在一边偷偷地看。我发现罗老师并不是想象中的老气横秋,却是一位风流标致的青年,穿着时髦,豪放爽直,自然潇洒。那时朱时茂刚演了《牧马人》,正是红透了的明星,一看见他就觉得与老茂长得像极了。

 

 罗老师当时在地区文联当编辑。离开安丰塘的时候,他留下话来,让我有了作品寄给他。我一个乡下孩子虽然出不得场面,信却写得勤。他还没到家,我的稿件就脚跟脚飞了去。他在当时的《映山红》上编发了我的一首散文诗,并对其它作品认真提了修改意见,很快给我寄了回来。就这样,我俩成了忘年交。后来,我先后参加了六安地区首届文学青年座谈会(也是唯一一届)、安丰笔会等文学活动,与罗老师相处几天,还与省市许多作家面对面接触,开拓了眼界,受益匪浅。再后来,我为“身上衣裳口中食”所累,多次被单位派往外地打工,加上文学创作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与罗老师的联系也不知不觉中断了。

 

 再见到罗老师已是在“换了人间”的21世纪。一天,新上任的文联负责人开着小车从天而降,没想到罗老师也来了。二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可岁月似乎并没有改变他多少,除了鬓角不可避免地有了一丝风霜的印痕外,他仍是过去那个嗓门宏亮、步伐很快、说话干脆、做事利落的罗老师。我请市文联一行赏梨花,观古塘,玩得很开心。那天中午,我陪几位老师在安丰塘大碗吃肉,大杯喝酒,估计每人都喝了有七、八两吧,罗老师就不行了。他喝高兴了,端着酒杯就是不肯松手。本来说好饭后乘船到塘心岛上一游的,可人一离席,大伙都把这茬忘了,钻进车里一溜烟跑了。后来听说,他在车上吐了一路,基本上把在寿县吃的喝的,全都又留在了寿县。呵呵,罗老师就是这么一个性情中人,与自己的学生喝酒,竟也能喝成这样!

 

 说实话,对于罗老师前些年的工作和生活,我是不怎么了解的。他发表在各种报刊杂志上的文章,我时断时续看了一些,并没有系统地看过他的作品,对他的写作情况,一直处于一知半解中。这次见面,我们的手再次紧紧握在了一起,对他了解也更深一层。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罗老师这些年可了不得!随便在网上一搜,新浪、搜狐、人民、新华、凤凰等国内大型网站上,几乎都有他的名字,文章多次被《读者》、《青年文摘》、《作家文摘》等报刊转载,俨然IT资深人士。在互联网时代里,罗老师又走在了我们的前面,成了我们的领头羊。

 

 听罗老师说要出书,并且一出就是五本,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但当他要我给这本《微言集》写序时,我是真的很意外了——看别人的书,都是请名人作序,罗老师是不是喝晕了,干吗非要找我这个“草根”出丑呢?转念又想,这是他对我的信任,也是我们友谊的一次升华,所以,便硬着头皮承接了下来。

 

 通读《微言集》,我又是吃了一惊。本集共分四个部分:说东道西、议文品书、谈古论今、网事乱弹,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艺术以及网络等众多领域。从文体上看,多为论述和感怀。喜欢摆弄文字的人都知道,这类文章是不好写的,不仅要有丰富的学识和修养,要有文字的表达功力,还必须言之有物、持之有理,有真情、有见解,否则很容易成为应酬文字。《微言集》所收的几十篇随笔,有的我在博客、论坛或报刊杂志上看过,但只是极少一部分,大多以前都没看过。这本集子拿到手的时候,正值一年之计在于春,单位里事务繁杂,又赶上家里修房,忙得连轴转。但我每天利用工作的间隙,抓紧时间把全部文章通读一遍。总的来说,这个集子虽不敢说是尽善尽美,但它确实没有时下一些文章中的浮泛空洞的毛病。他的随笔中无处不在的幽默和闪光的智慧向人们揭示了另一种人生境界,让我们看到了通向智慧生活的路途。

 

 《微言集》前三部分涉猎的内容很广泛,所取素材好似信手拈来,实则匠心独具。比如《有感于“擦皮鞋”》通过一种扑克游戏,联想到“当今社会人际间的利益关系和竞争状态”,说明了决定生存竞争或利益竞争胜负的操作程序,往往都只在“暗算”之中,读来发人深省。再比如《帽子的变迁》、《从“战役”到“工程”》、《找准什么位置》、《“羡腐心态”析》、《清官何以难为》、《了不了的“官了”》等篇,对人对事的分析入木三分,针砭了当今社会的一些丑恶现象,畅快淋漓。罗老师是个文人,议政、议文、议经竟然都能谈得头头是道,很有见地,文字很有功力,写得细腻而有感情,读来颇受教益和启迪。

 

 比起上面的三个部分,我最喜欢后一部分“网事乱弹”。听人说过,罗老师1996年开始玩电脑,是皖西最早“换笔”的作家之一;1998年开始游弋于互联网,是皖西最早的网虫。因此,论起网上事,他更是驾轻就熟,文字更加显得轻松灵活,自然洒脱。如《一个网络写手的自白》,如《网络与无厘头》,如《某女三哭》,不仅文笔流畅,而且还有独到见解,给人一种深邃而又俏皮的感觉。从写作艺术的角度看,这一组文章可读性更强,有的篇章写得相当出色,令人拍案叫绝——原来随笔还可以这样写!

 

 就在我写这篇序言的时候,罗老师又到古城寿县参与梨花笔会来了。他还是那样的风华正茂,还是那样的风度翩翩。记得曾在一本书上看到王小波说过这样一段话:“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发现罗老师仍然跟二十多年前一样生猛,并有永远生猛下去的势头,什么锤子也锤不了他。他是不是吃了唐僧肉了?

 愿罗老师永远这样年轻下去!

 

2007.4.3.寿县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